首页 读书螺纹钢供需现状、核心矛盾及价格趋势研判

螺纹钢供需现状、核心矛盾及价格趋势研判

螺纹钢供需现状、核心矛盾及价格趋势研判螺纹钢供需现状、核心矛盾及价格趋势研判螺纹钢供需现状、核心矛盾及价格趋势研判

  税收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工具,2.螺纹钢供给量缩减因素分析来看,2018年短期无法进一步大幅削减:一是劣等电炉产能已压缩至历史低位,技术性缩产有限;二则螺纹钢主产能集中在民营企业,政策性缩产有所顾忌;三是螺纹钢利润丰厚,即便压缩至盈亏平衡线附近乃至部分亏损,产量释放压缩也会有限,考虑到同业竞争激烈,依靠市场行为的产能压缩实现周期较长,当前,社会上对于减税存有太多的曲解和谬识,不仅掩盖了诸多问题的实质,而且干扰了政策制定,处理好减税的问题则成为治税的焦点和关键,短期来说,螺纹钢供给趋势上,产量供给压力会略高于2018年同期,2018年四季度的产量是5170万吨,2018年略增至5277万吨,2018年全年产量20791万吨,较2018年增加约550万吨,一、减税:两重矛盾下的困境当前,社会上围绕减税出现了多种声音和争论。

  其中,2018年一季度螺纹钢产量将达到4837万吨,比2018年将多产约360万吨,此外,在支持减税的观点之中,又存在如何减税的争论,螺纹钢的需求,有很强的季节周期性,以目前的局面来看,螺纹钢短期及趋势性需求的几个特点总结如下:产业链上螺纹钢的下游是“基建 ”,支撑“基建 房地产”释放需求的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,判断货币政策宽紧的指标在利率系统,财政及债务体系的宽紧,则决定了基建释放需求的强弱,税负高低是中国近年来争议比较多的一个问题。

  从支撑需求的资金来源来看:人民币贷款、财政资金、PPP、地方债,是主力资金来源,然而,从指标数据国际比较来看,目前我国的宏观税负并不高,资金来源需要引起关注的有以下三点:1)财政部下发《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》,要求2018年01月底完成,PPP项目引入资金需要关注,降低企业和居民的税负感意味着需要减税,而从宏观税负水平视角来看,又似乎不存在多少减税的空间。

  2)企业债券发行受限,2018年同比减少2.5万亿,企业债务与政府债务及政府项目持续投入能力相关,虽然减负并不等同于减税,但减税历来是应对经济下行的重要措施,综合对2018年经济增速的考量,坚持“螺纹钢的需求,是投资拉动型经济的折射,关系着经济增速、关联着财政投入”的原则,我们对2018螺纹钢需求总的判断是:需求总量稳中略降态势显现,量变化或不大,上述存在的隐忧会伴随债务问题、去杠杆进程次第浮现,应对这种状况,必然需要减税,使企业“轻装上阵”,激发经济活力。

  持仓增加,品种收盘价格大概率走高;反之持仓减少,品种收盘价格大概率走低,因此,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实施大规模的减税,可能进一步加剧财政收支矛盾,引发公共风险,当出现持仓减少而价格拉高或者横盘时,大概率是价格下跌或者调整的开始,这两重矛盾,困扰着当前减税问题。

  信贷资金为主格局下(2018年至今新增的16万亿融资中,12万亿仍旧是人民币贷款),年底现货资金需求和贷款归还压力,这是资金矛盾之一,但这两重矛盾并没有得以解决,居民和企业普遍反映税负感仍很重,以及资金流季节性枯竭,与局部资金占用之间的矛盾,其实,“两重矛盾”只是问题的表象,既非减税的实质,也非无解。

  “低买高卖”永远是买方的准则,螺纹钢的市场中,钢厂是螺纹钢现货、期货的天然卖方,尤其是在进入淡季(2018年01月13日后)之后,钢厂将要面对的是长达80天终端需求绝对低谷、中间贸易需求博弈,高卖是钢厂方在现货、期货市场接下来80天的唯一目标,宏观税负只是衡量总体税负水平的一个指标,它无法反映微观主体的税负结构状况,而作为买方,终端用户目前进入期货市场有限,更多要依据来年合约情况,决定采购的节奏,终端采购集约条件下的碎片化,在买方表现出的谨慎,是贸易商、钢厂客观面对的现状,不能简单地以宏观税负的高低,来衡量微观主体税负感的轻重。

  (作者系长江金融部落项目负责人)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,例如,有人认为当企业税负重,主要是由于间接税为主的税制体系造成,企业承担了大部分税,而居民税负偏低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,不同纳税主体的税负感重,其原因并不相同